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雜言】納西。





【練習】鏡面(里蹦about)

總算又練習啦啊哈哈,話說我一直在逃避18D究竟是怎麼回事。(汗)
這次是S&59~依舊在練習人物個性中,所以扭曲請勿怪勿怪b 超清水,根本就不女性向嘛真是的。(自抽)

以下~


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

【雜言】混帳。


我只要說兩句話,去你媽的混帳選課系統。對你罵幹兩萬次都沒有辦法發洩我的怒火。第二句話是謝謝李大頭、小辣還有山本疏小姐,對著我這廢柴真是辛苦你們了。

以上,下面沒有了。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

【其他】情報 - 開花的Trash Man更新!



小小的更新通告~因為覺得性質不一樣所以寧願發兩篇也不要跟家教練習文放一起。



【練習】於是只能選擇(里蹦about)

先說明!說真的因為這篇實在是太詭譎了所以除了抽出這個配對來的疏美人以外個人建議不要看比較好囧囧囧囧囧
是的就是那個18&59!媽啦這兩個人的交集點到底在哪裡?!Orz

總而言之既然要練習還是要做到,我寫了就是。但是說真的,以後只要是出自自願手的話,這個奇怪的組合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啦!(大爆炸)
所以說這篇也只有微微的18/59而已。大家就原諒它吧~比起強調CP我更想強調家教人物理念的衝突啊!(話說我一開始欣賞的就是家教人物的塑造與整體故事,CP根本是硬湊出來的啊!Orz)

以下正文請,小心雷小心梗小心一點都不像老舞的風格!囧


【雜言】他媽的不爽。




反正我就是他媽的不爽。


【心得】天元突破 # 01

沒想到只跟掌管家中驢子的哥哥提到一次的「欸,去下看看天元突破好不好?」,今天哥哥就下了三集回來~
不過我倆對於那個蘿蔔的造型有微妙的意見就是......XDDDD

2007年8月23日 星期四

【練習】人生遊戲(里蹦about)

十年後的阿殺實在是太帥啦*
啊不過我雖然這樣開頭,但我其實現在無比低落喔。都是工作太多的問題啦......
反正駱子寶貝也說有了愛還是會低潮,所以一起說也沒差啦。~

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雜言】九五加滿。


唔啊好久沒有雜言了我好感動我有長進欸──

(只是因為沒時間廢話吧)

【其他】開花的Trash Man更新Again!



密集更新GoGoGo!(握拳)



以下條列式報告~對不起我真的累了Orz



2007年8月17日 星期五

【教室】舞老師的歷史條列教室。

沒有文章。里蹦真的是讓我既愛又恨。如果可以再重新來一次,我會希望我當初根本看都沒有看過家教。

雖然會因此錯過一部有趣的漫畫。但是至少我不會因為無聊的問題而苦惱。

【練習】強迫單向連結(里蹦about)

這次是6927。(掩面)雖然最後我覺得好像變成2769......(哭奔)
可是我說真的男人在滾到床上前都嘛係男人還沒有上床工口前大家都是攻x攻啊!(熱血)
所以說蠢綱不蠢變成猛綱這件事情是要原諒我的。(喂) 但只有頭腦長大心智年齡還是蠢綱就是了......囧

總之,本篇設定五年後!其實有若干設定與「野心是最美麗的花」重疊,除了有沒有CP這件事情以外。(喂)
克洛姆真是萬綠叢中一點紅呢v
那麼就以下啦。
 


[ 強 迫 單 向 連 結 ]

- 偽 裝 梅 比 亞 斯 -


  「我……我喜歡你。」少年低頭,微紅的耳根暴露出青春的羞澀,但眼前的人卻沒有那種理解青春的情調。
  「彭哥列,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我並沒有──」著急著欲解釋,但緊張卻讓他結巴。
  「……好吧,那我更正。」打斷他的話,對方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彭哥列,我不需要你發自內心的真誠同情。」

  「我不愛你。」她說。
  他只是看著她,不發一語。
  「我不可能愛上你的。」他說。
  他還是只能看著他。

  「我永遠不會愛上你,澤田綱吉。」

  她與他,終於在他的眼裡,重合在一起。
  那幾乎令他暈眩,眼前一片發黑。

  「對我來說,真實的東西……只有痛。」
  那句話在他耳邊輪迴,將他打入地獄。

  ※

  「克洛姆、克洛姆你怎麼了?又不舒服了嗎?」看著眼前有些失神的可愛守護者,彭哥列甫上任不久的十八歲首領,睜著他疑惑的褐色眼瞳,不解地問道。
  「首領……」在三個月前接受了由彭哥列家族所安排援助的器官移植手術,如今雖然還是幻術士,卻已經是個健康少女的克洛姆‧髑髏,在聽見對方的問話後,才眨了眨那少女特有的柔媚弧度,回過神來:「抱歉,我沒有事情……我只是在想,大家都是叫我髑髏的……為什麼只有您叫我克洛姆呢?」
  這次換成澤田綱吉愣了愣,然後才笑瞇了眼,輕輕蹭著髑髏與那人相似的髮:「嗯……因為我從來沒有喊過他六道吧。」
  「……首領!」髑髏有些激動地拋開下屬對上司的尊敬,蔥白的手指抓住了澤田的肩膀──當年的六道仍然是憑依她身的幻覺,她親愛的骸大人與她尊敬的十代首領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怎麼可能不曉得?

  「您──您會傷心的!骸大人不可能愛上您的!」雖然心疼眼前的少年首領,但私心仍然傾向對她而言如神一般的六道骸,使得髑髏只能撇開頭,無法看著對方的眼神:
  「骸大人不是用溫情就可以打動,這點您跟我都很清楚不是嗎?就算您總是只喊著他的名;就算您將柿跟犬保護在彭哥列的名義下;就算您替我做了器官移植的手術;就算您──就算您做得再多,骸大人不會愛上,就是不會愛上!」
  「這點我比妳還清楚喔,克洛姆。」拉下對方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澤田乾燥卻溫熱的雙手將克洛姆的手指包覆在手心中,自始自終,那瞇起的笑容未曾變過:「我一直都很明白。不管告白了幾次,不管內容換了多少,不管表達出的心意有多深……骸不想看見的東西,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進他的眼。」

  「既然這樣……首領你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克洛姆抽出被包住的手心,反而握住了澤田:「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堅持得不到的東西有什麼意義呢?雖然身為您的守護者,說這話實在是忤逆,但就請您放骸大人自由,也放您自己自由吧,好不好?」
  「克洛姆……這是我與骸之間的問題喔。」抽出的手代表委婉的拒絕,澤田看著克洛姆,示意對方不要再干涉自己:
  「總之,回到妳失神前我們的話題吧。關於這次交涉骸的出獄,我想他不會高興看見我……所以,可以請妳、柿、犬還有里包恩四個人去見他嗎?里包恩是我的顧問,在黑手黨的世界裡也算有名聲,派他代表應該沒有問題……至於你們三人,我想是他少數看見會高興的人吧。克洛姆覺得這樣的安排好嗎?」
  「啊……首領……」這才想起之前被單獨叫來十代首領辦公室的目的何在,髑髏有些高興,卻又有些哀傷──為了這個行動背後的意義:「……總之,如果首領覺得好的話,那就這麼做吧。」

  即使這般示好的行為在六道骸的眼裡依舊只是笑話一個,而澤田的好意與溫柔也不過是踐踏的原料。髑髏還是無法說出一句「首領您不需要這麼作,就算骸大人不再憑依於我,也不會愛上您」。
  ──她的心,終究還是偏向她的骸大人。

  「那麼就這樣決定了。明天一早就要出發,目的地可是很遠的……所以今晚早點休息吧,記得叫犬與柿別太興奮,免得睡不著反而錯過見到骸的第一眼。」拉著髑髏的手一起從沙發上站起,澤田笑著對她表示可以離開。

  而正當髑髏有些欲言又止地往門口移動時,澤田的手卻又突然搭上她的肩膀,令髑髏不解地轉回身:「首領?」
  「克洛姆,戒指可以給我一下嗎?」指指女孩的喉前,澤田笑問。
  「嗯?沒有問題……」手伸向背後解開繫住戒指的銀鍊,髑髏將戒指交給對方:「首領要戒指作什麼呢?」

  「──克洛姆‧髑髏,我以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身分在此宣布,解除妳霧之守護者的身分。」他輕輕地親吻了戒指光亮的表面,然後小心翼翼收進襯衫胸前的口袋裡。看著髑髏不敢置信的臉,澤田總算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苦笑:「也順便轉告柿跟犬,明天見了骸以後,可以不用回來了沒關係。你們就去吧,隨你們高興就好。里包恩那邊,我會通知。」
  「……首領!」看著眼前一瞬間既脆弱又堅強的少年,髑髏的言語幾乎梗在聲帶,無法震動至聲線乾啞:「您到底、您到底……這又是何必?何必如此呢?」
  看著眼角略為濕潤的少女,澤田歪了歪頭,露出澀然的笑容與困惑:
  「不需要為我難過喔,克洛姆。從頭到尾我只是為自己而已。我不過就是變著方法對骸說出我想說給他聽的話──而放你們自由,也只是因為我不想讓骸認為彭哥列在威脅他、或是讓他覺得對我有什麼虧欠──嗯,不過他應該不會有這種想法吧,以防萬一罷了。」

  「那麼,就去吧。」拍拍無語的髑髏,澤田轉身看像辦公室的落地窗外,不願意再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表情:「幫我帶話給骸,就說……一決勝負吧。」

  「──最後,雖然知道不太可能,不過如果克洛姆想念這裡,隨時歡迎妳回來喔。」

  髑髏聽見這句話時猛然一怔,然後才表情複雜地微微欠身後退出,卻沒聽見澤田的低語。



  「是的……骸,就用你喜歡的方式,一決勝負吧。」



  一週後,除了彭哥列以外的黑手黨家族,都對六道骸一行人,發布了至死方休的追殺令。

  ※

  從那天之後,澤田幾乎沒有一天睡得好。
  他既興奮又絕望既亢進又緊張地等待著那人,所以他幾近夜夜失眠。
  但他卻明白要對方踏入彭哥列一步比消滅全世界的黑手黨還要困難,要見到對方最好的方法還是睡眠。

  所以從髑髏離開的那一天起,澤田開始服用安眠藥強迫睡眠。即使他知道以那人的程度,就算帶著三個同伴也不會馬上被捕──但他無法壓抑自己的渴望,人生宛若除了等待便毫無意義。
  在這短短的一個月裡,被他暗地扔掉的安眠藥空罐不知多少──他的服用量已經超過了夏馬爾醫生的指示,被發現肯定挨里包恩的子彈,澤田只好噤聲。
  然後繼續在亢進緊張興奮絕望中等待著那個人,直到那月亮圓到令人想吐,而光線則是亮得使人反胃的深夜。
  他在床尾旁落地窗前的椅子坐著,月光卻未曾打出他的影子。

  「你終於來了。」看著眼前與自己年歲相仿的人,澤田總算露出這些日子來甚少出現的笑容。「我等你很久了,骸。」
  沒有影子也無所謂,是真的是作夢都沒關係。

  他來,對話。這樣子的情境便已足夠。

  「彭哥列……你真的變髒了。我挺好奇,你到底是怎麼說動所有的家族都來追殺我們?」
  對方象徵性地拍拍手卻宛若對小鬼的嘲弄,六道嘴角那道微妙角度的諷笑竟然令澤田感到懷念──澤田心想自己已經淪陷到沒有任何藥物可治。否則也不會做出這種幾乎要毀去彭哥列根基的瘋狂行為。

  撥了撥額前凌亂的褐髮,澤田像是毒蟲般貪婪地看著六道的臉龐,對於對方的評論只是既不羞愧也不驕傲地解釋著:
  「……我只是在高峰會議的時候說,『六道骸即將出獄,若願意爲彭哥列所用,我在此保證從此這人將與各位的恩怨劃清界線。若是被各家族先到手,拌著羅勒葉作成義大利麵醬,彭哥列也不會有第二句話』。
  「跟你結仇的家族不少,你與彭哥列的矛盾大家也都明白,義大利的黑手黨,大概都很自以為是吧……每個家族都覺得能夠殺掉你。至於彭哥列的同盟,應該是想要抓住你來對彭哥列邀功吧。」

  「那還真是幸好我沒被抓住,死了還得便宜黑手黨,這實在不是輪迴過六道的人該有的下場。」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順著三叉戟握把的方向撫摸著,六道看著澤田,彷彿是讀出對方心思般地收起笑容,連那一絲的滿足也不想給予澤田,只是淡然地問話:「那好吧。偉大的彭哥列教父,您用盡手段把我逼到親自與您面對面,是想要跟我說什麼呢?」
  「骸……我真的喜歡你。」看著那人連笑容也不屑露出的樣子,澤田心中發澀,告白依舊真誠,卻已經沒有當年的臉紅心跳。「可以、請你也喜歡我嗎?」
  「你剛剛說、真的喜歡我?」捂著臉笑出聲音,六道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這句話,你是不是兩百年前就已經說過了?我說過了,我不可能喜歡上你的──我最討厭輸,尤其是輸給黑手黨。」
  原來對你而言,喜歡我,是人生中的失敗嗎?澤田的心被自己的想法刺得陣陣緊縮,卻還是像溺水之人抓住稻草般,堅持要把握機會與六道說話:「我並沒有打算要跟你計較輸贏。我只是想要喜歡你而已……難道拿著真心對著一個人,是種天大的錯誤嗎?」
  「彭哥列,你的腦子有點問題。」戴著皮手套的手,伸出食指比了比自己的太陽穴,六道笑得開懷:「六道骸是活在幻覺中的生物,真誠對他而言,並沒有意義。」

  「但對我有!」已經無法再忍受這樣子的距離,澤田翻身下床步伐凌亂地跑到六道面前,抓住對方肩膀的指節泛白:「對我而言有!我只是卑微地想要喜歡你,像條狗一樣跟著你想要跟你在一起聽到你說喜歡我而已!沒有其他的東西,我只是想要得到你真正看向我的一眼罷了!」

  想要掰開對方死抓著自己的手指不放,六道卻意外於對方瘦弱的指頭竟然抓握得如此用力,雖然他不在意被抓住的痛楚……但他卻不願意給這個年輕首領一點希望:「彭哥列,什麼愛啊、喜歡,對我來說就像是遙不可及的彩虹末端一樣……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就是我與黑手黨間,除了互相殘殺,不會有任何其他。
  「就算你想盡各種方法要把我逼到只能往彭哥列的方向走,我也不可能乖乖地稱你的意。克洛姆他們並不是對彭哥列無用的廢物,既然還有利用價值,大不了請阿爾柯巴雷諾關照著就好。至於我自己……我不打算拿我自己的生命,便宜任何一個黑手黨人。」

  澤田的氣息近乎凝結。這種對人生的凝窒感,從遇見里包恩之後……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

  他近乎要明白自己的毫無希望。
  卻又不能不厚著臉皮地繼續死纏爛打。

  否則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排解那股死命對著心臟加壓的力量。

  「如果你不想便宜了任何黑手黨,就加入彭哥列吧……」眼神緩慢卻確實在對上那對異色角膜,澤田啞著聲音,語句因為顫抖而不成調:

  「──至少,便宜了澤田綱吉這個人好嗎?」

  六道有些啼笑皆非。他實在是不曉得該一個動作割開這一直對自己喋喋不休的喉嚨,還是應該再一次地拍拍手稱讚對方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繼續堅持下去的勇氣。
  「……你真的很卑鄙,彭哥列。」


  露出苦澀的笑容,澤田只能狀若喃喃自語般地開口,與方才的破碎相反地──緩慢,低沉,然後咬字清晰:
  「因為……我是你最痛恨的黑手黨。」





  (而你,是我最害怕的六道骸。)



  ※Fin.

-------------
跟上一篇的字數一比果然有差Orz 這篇有四千多字喔v
克洛姆被我寫得有點柔弱,不夠傲了(喂)
無聊來解釋一下稱呼的問題。台單本裡面阿綱都叫六道「骸」,而克洛姆‧髑髏這個名字,髑髏(DOKURO)確定是六道(ROKUDO)的反發音,至於克洛姆雖然原文不是日羅拼,但我私自妄想是骸(MUKURO)的重組發音(克洛姆=KUROMU(毆)),至於有沒有那麼回事,我就很不清楚了Orz
基本上來說我覺得同人怎麼玩都OK啦,不過如果要照著原作的方向去走的話,我想6927大概會是這種必然的敵人關係吧。
畢竟我覺得雖然骸會效力彭哥列成為霧守,受到綱吉的感化是有可能啦,但為了克洛姆三人的成分應該還是比較多吧。囧
骸是會笑著諷刺人的傢伙,這讓我覺得很好寫。反正只要讓他一直唱反調就好了(毆)
那麼就這樣啦,有意見請指教喔v 下一篇預計是18D,唉唷反正滾上(接下來的話請參照篇首(喂))所以18D或D18都可以啦!
不過因為柏的關係所以我硬要說它是18D喔*(炸)

唔啊啊還是好想發到R同給人家指正一下可是我到現在還是很不敢融入那神人多多的地方......囧囧囧(要用三個囧才能表達我的心境)

那麼以上嚕v

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

2007年8月13日 星期一

【練習】口舌之爭(里蹦about)

對不起連三千個字都沒有超過。我對80&59果然沒有愛。(淚)
話說不打8059而打80&59的原因,看了就知道了。

那麼故事以下。


【其他】超越另一個自我 (10/3更新)



標題貌似正經但其實知道的就是知道我在搞笑。



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問卷】附中人的50問。




從漫研社學妹那裡得到的問卷。

快睡覺了不能做太多事,先寫完。

回留言還有問卷領取通知都等明後天再說,不好意思。


【雜言】CWT第二日。



副標題是山本所有認識馨姊的北部人都恨你。(大誤)


2007年8月10日 星期五

【雜言】CWT第一日紀錄。



騎機車去CWT真是太棒了──

搭車要在那擠擠擠一個小時,騎機車清爽的十五分鐘就搞定了!


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雜言】前進CWT。




話說我也已經老到沒有力氣去搶新本了。

2007年8月6日 星期一

【雜言】忙碌每日。




對不起我又雜言了,明明就已經說少說廢話的了。



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其他】無法穿越的蟲洞(里蹦about)

請小心,貌似有雷。是五分鐘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原諒我,只是想要紀錄下一瞬間衝上腦子的畫面。(精蟲衝腦?)
靈感來源請參考R同,馨姊新貼的無題圖:XHYS。(沒有被授權能夠轉載網址,所以大家就自己去找吧。有緣必相見是也:))

那麼以下。


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其他】想不到標題(里蹦about)

十年後妄想設定有,是里蹦的平行世界喔。(因為故事背景是義大利啊)
但是先說,沒有正文喔!這只是類似下集預告的東西。(毆)

腦中有個模模糊糊的梗概,於是就這樣片段的出來了。
有沒有後續,其實我也不曉得~
話說關於里蹦我少數如此正經呢(喂),總之以下啦。

2007年8月2日 星期四

【雜言】週記 of The 打工少女!




這是打工少女人生第一次正式打工的打工心得!以下條列式說明!